低俗妆腔破底线 自欺欺人掩窘境

分享该文章

或许是几次的法律传票给“郭主播”提了醒,在明确表示无料可爆、无衣可卖、道听途说、恕不负责的开篇下,12月2日,红通逃犯郭文贵在其直播生涯里再次跌破下线,用两小时完美诠释了“低俗构陷”四字的内涵。谣言这东西,却确是造谣者本心所希望的事实,我们可以借此看看一部分人的思想和行为。郭文贵这次的直播以大尺度低俗黄色段子为噱头,大放厥词,宛如嗑药现场,令人目瞪口呆,直让人怀疑文贵是不是把自己的经历换成女性角色以掩饰其油头粉面的扭捏作态?我们就来个拔毛去皮,看看这“郭主播”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贬女性,损人格,实为洗脑

纵观郭文贵选择造谣女性,都有一定的特点:一是均为公众人物,或知性或美丽,形象已为大众所熟知,其热度和名号都不是文贵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丑可比的。二是对女性的贬低有其一贯性,恶意消费女性,用“性”相关的话题攻击侮辱女性,将其设成女性的禁区,这样看来他对性别的歧视认知还躺在几百年前的棺材里。三是有选择的进行性别攻击与贬低。这样做除了蹭热度和流量外,更有着不可告人的龌龊用心:目前郭文贵的信徒,多数为中年女性,文贵此番言论,就是要不断贬其自尊,破其人格,来对蚂蚁帮进行逆向淘汰洗脑,留下最后一批听其摆布的无脑粉,这与邪教的精神控制如出一辙。

黄段子,俗套路,为博眼球

如果说色情主播是打着泛娱乐化时代下的窥私猎奇和暧昧经济的擦边球,那么“郭主播”的套路则是挖空心思提供各种新奇刺激的虚假段子,使得现实中空虚肤浅的网民在网络上寻得可以意淫的精神慰藉,聚集在“郭媒体”、散布在社交媒体上,如同秋末的苍蝇,无法成群泛滥,但总能找到腐坏的垃圾结队嗡嗡呲唱,以为得意。郭文贵与其蚂蚁帮之流,以所谓的“爆料革命”华丽开幕,在海外结出一朵恶臭千里的尸臭花,但在层层判决、查封、诉讼、追债中迅速萎靡,之后沦为撒谎、造谣、谩骂和下三滥,赤裸裸地展示出强奸犯和诈骗犯的本性之恶。

抹浓妆,粉破相,以掩自卑

一切“妆”腔都起于自卑心理,知道自己比不上人,有意做出胜如人的样子,知道自己卑下,拼命“妆”着出自己的高傲样子,但这一举一动,都过于费力,很快就暴露其低劣的本性。郭文贵在经济上已达末路,原先不断吹嘘的房产原来都不在自己的名下,所谓的法治基金更不见踪影,太平洋联盟亚洲机遇基金等前合作伙伴的到期债务成了郭文贵无法逾越的一道坎;反观其遭受的法律重锤却是锤锤到肉,把他捶打得奄奄一息赤裸裸伏倒在地。所以窘境之中的文贵选择了继续“妆”腔说谎,自欺欺人的老戏路。用自己拿手的黄色低俗段子娱乐蚂蚁帮、骗取点击量。毕竟签约卖身下的“郭主播”还要用点击量来套现还钱,也只有在这无边无际的黄色段子中,郭文贵才能重回自己的精神世界,那里有属于文贵自己的快乐。

郭逃犯对镜妆腔这么久怕是没发现,有一种妆最适合——就是入殓妆,白粉敷面粉饰太平,还能尽可能还原完整面容和身体。让文贵的未来成为真正的永远,留下永不用填坑的谎言。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